京东空包批发

空包网 如此惨剧!遇到下一个“小凤雅”,你还要不要捐?

更新时间:2018/5/26 / 阅读次数:221

近日,一篇《王凤雅小朋友之死》在网上传播开来。留给王凤雅家人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网友的捐款去哪了?钱到底怎么用的?究竟有没有给小凤雅治病?

捐给王凤雅的钱,到底有多少用在了她身上,现在依然说不清。

舆论纷扰,但终于和小凤雅再无关系,在被视网膜母细胞瘤折磨半年多之后,三岁的小凤雅走了。

根据网文《王凤雅小朋友之死》和媒体对王凤雅家人采访整理,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2017年10月,王凤雅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这是一种癌症,但若在早期进行治疗,治愈率较高。

不过,王家人称,当时医生的诊断是:癌细胞已经扩散,手术没有意义,建议化疗和保守治疗。

之后,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在多个平台上发起众筹,为女儿治病。有人称,“在小凤雅救助项目上,已知的到账款项达到了15万元”。

但王家人表示:“总共筹了两次,第一次筹了1万多一点,大部分都是我们家的亲朋好友捐助的。第二次筹了2万3000多元。”

2017年12月,杨美芹发朋友圈,称带儿子到北京治疗兔唇。捐款网友怀疑捐款并未花在小凤雅身上,而是给了儿子。不过,嫣然基金会表示,王凤雅弟弟是在他们的救助下,于2017年4月做的兔唇矫正手术。12月去北京医院,是第四次复查。

2018年4月初,志愿者登门,和杨美芹带小凤雅去北京看病。

网文称北京的医院表示可以收治。但杨美芹说,“医生看了孩子的情况就摇头,没法手术,也住不了院”。她认为志愿者提出的帮忙看病是一场骗局,带女儿回家。

4月11日,政府工作人员陪同家属再次将小凤雅带到郑州肿瘤医院和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医生无法确定孩子能否被彻底治愈,杨再次带孩子离开。

4月13日,志愿者组织再次提出带小凤雅去郑州看病,遭到拒绝。

5月4日,小凤雅去世。

水滴筹:筹款3万余元,工作人员和律师已到当地

志愿者组织和网友怀疑,从头到尾,小凤雅根本没有得到恰当的治疗。

那么,杨美芹到底筹到了多少钱,又在治病上花了多少?

她发起筹款的主要平台为“水滴筹”。“水滴筹”是免费的大病筹款平台。在捐助项目页,它写道:筹到多少钱就打给求助人多少钱,“水滴筹”不收取任何费用。

25日,水滴筹给科技日报发来声明指出,“水滴筹”平台公开可追溯的信息系统数据显示,小凤雅家属履行相关网上填报程序后,先后于2017年11月3日至29日、2018年3月15日至27日通过平台发起两次个人求助,有2249人伸出援助之手,实际筹得款项35689元。

这一说法与王家人说法相符。

“家属提取个人求助款项后,‘水滴筹’先后四次向家属、两次向所在医院核实小凤雅的治疗进展,并三次主动与当地相关部门取得联系,进行了情况沟通和材料提供。”

“水滴筹”方表示,当质疑家属的声音出现后,他们已经第一时间派出相关负责人和律师抵达当地,将全力配合有关部门进行后续客观公正的调查。

在声明中,“水滴筹”也特别提到,个人求助不同于慈善募捐,它是社会成员之间的互助帮扶行为,需要大家共建共治规范有序的发展环境。

确实,2016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慈善法》对慈善募捐有明确规定: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应取得公开募捐资格,慈善组织若想通过互联网公开募捐,必须在民政部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上进行。

而在水滴筹、轻松筹之类公益众筹平台,项目发起人均为个人,这种行为,并不在《慈善法》监管范围之内。

▲风波中的一家人,雅雅爷爷准备凑钱将剩余的一千多块善款交还政府

最新的进展是,王凤雅爷爷已对媒体表示,善款只剩1000余元,将交给政府。只是,王家人无法提供单据证明他们在小凤雅的治疗上到底花费多少。

律师:钱直接给个人,是在考验人性

其实,互联网公益众筹惹来麻烦,早已不是第一次。

有些是真正的“诈捐”。

比如,2016年年初,“知乎女神”童谣(实为一名男子)在把自己打造成知乎大V后,编造生病等桥段博取同情与捐款。

有些则是夸大病情,虚报治疗额度。

比如,2016年,一在德中国留学生突患白血病。在网上众筹医药费时,其称在德治疗此病需上百万人民币。后网友指出,德国有“医保”,治疗大部分费用能够报销。发起人随后将募集资金目标由500万人民币调至50万人民币。

有些,和这次小凤雅的事情一样,存有争议。

2016年年底,罗尔因女儿罗一笑患上白血病而“卖文救女”,收到打赏200余万元。随后,罗尔又被网友指出在深圳有房,“身家千万”,陷入诈捐指控。后文章的打赏款被原路退回。

公益众筹的正面,是人间有爱,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背面,则是监管漏洞,是可能的欺骗,是对信任的透支。

“众筹行为在法律监管上存在盲区。”关注互联网公益的董毅志律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捐赠性众筹是众筹中的一种,但对于各类众筹,目前均无法明确法律规定。

那么,能够怎么管?

记者在《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和《用户协议》看到这样一条:

发起人有责任和义务监督资助款全部用于受助人的康复治疗。若受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任何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运营方有权要求发起人、受助人返还全部已付资助款。返还的资助款将退还捐款人或在获得捐款人许可后捐助给其他需要帮助的受助人。

若发现发起人、受助人未按约定使用资助款,运营方有权要求发起人、受助人全额返还资助款。返还的资助款将按资助比例退还捐款人或在获得捐款人许可后捐助给其他需要帮助的受助人。

“水滴筹”也告诉科技日报,善款到达个人账户后,平台会继续开放项目的反馈渠道,供广大爱心人士监督。同时,平台会根据项目情况定期回访,督促筹款人公布治疗进展、上传相关的医疗缴费单据,做好信息同步。同时还会通过舆论信息系统实时关注全网相关信息。

董毅智表示,按照用户协议,如果发起人确实存在挪用行为,众筹平台可以提起诉讼。不过他也坦言,并不建议在开展救助时将钱直接给到求助人。

“这件事是一个悲剧,但也许可以是一个开端,让我们反思并完善现有的救助机制和慈善监督机制。”董毅智表示,救助弱势群体,绝不能光仰赖社会爱心。

这类救助应该形成体系,政府部门、妇联、儿童保护组织和公益基金会,在遇到类似案例时都应该适时介入,不能缺位。

“这是在考验人性。”董毅智建议,能不能找到社区、医院或者第三方机构,充分利用互联网公开、透明的特性,让钱的去向能置于多方监督之下。

 

空包网 http://www.999kbw.cn

上一篇:空包网 高校研快递派送机器人 欲破派送“最后1厘米”

下一篇:快捷快递重组失败 上海总部人去楼空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